研究会强调

2020-01-11 10:22

据台湾“今日新闻网”报道,研究会执行长朱增宏表示,所谓“热原试验”是将兔子固定在类似“断头台”的架子上,当天禁食。实验人员将药物自兔子耳朵的静脉注入体内,每隔30分钟测量一次肛温,每次持续3小时,过程中兔子完全无法动弹。

朱增宏说,兔子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进行试验,其生理反应会影响到药物测试,未来可能会注射在人类身上的输液质量难保不受到影响。研究会的报告指出,台湾学名药针剂实验方法的抉择,混乱不一、各行其是。例如通常做为“支气管扩张剂”的aminophylline,有的药厂用兔子做热原试验,有的药厂则使用鲎血试剂,有的药厂甚至不需检验。

同样饱受动物实验折磨的还有即将濒临绝种的鲎。饶心仪说,野生鲎被捕捉、上架、抽血后再卖到饲料厂或野放,国际上并未统计抽血量多少对鲎是安全的,于是实验过程干脆把血全抽干,导致鲎因此死亡。

中新网12月4日电 “兔子在反复施打多种药物的实验中度过一生……”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今日首次针对台湾实验动物现况发声。该研究会指出,药厂为了藉动物来测试将出厂销售的药品,有无含引发人体发烧的“热原物质”,30年来至少有19500只以上的兔子被用在热原试验上。然而,美国药物食品管理局(fda)早已核准使用人类全血试剂(mat)替代,台湾应该尽快修改相关法规、减少无谓的动物牺牲。

兔子在反复施打多种药物的实验中度过一生。 图片来源:台湾“今日新闻网”

研究会强调,“国科会”应更积极推动奖励台湾科学家研究、发展动物实验的替代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