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日报记者研究发现

2020-06-20 02:28

2012年3月,国家42个部门和单位组成调研组,赴三地进行调研,10个调研组在江西、1个在福建、1个到了广东。

广东对于“老区”二字遗忘得太久,积蓄的对发展的需求和渴望已迫在眉睫!如何叫人坐得住?当邻近省份都利用老区建设撬动其经济建设的新龙头之时,广东的老区却依旧遗时光而独立。特别是在与赣闽苏区交界之处,面对无数人不断的反问“为什么同是苏区,别人有的我们没有?我们怎样才能赶上?”记者哑然。

“虽然通篇是以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开头,但很多针对性措施直接点名赣州,除赣州以外的中央苏区享受不到。更重要的是,在政策跟进上,目前也没有看到一点儿广东的影子,所有的政策全都是江西在跟。”连建文指出了为何《意见》下来后,闽赣热,广东冷的根源。

“去年我一听说国务院出台了《意见》,兴奋得连忙跑去看,但整篇读下来,心头一沉。坏了!”梅州市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连建文说。

梅州、河源、韶关、清远、肇庆、云浮、茂名、阳江、湛江、汕尾、揭阳、汕头、潮州等13市gdp。

据透露,2011年8月,江西、福建、广东三省发改委在全国公开招标,三地经费共摊,选定邀请了10个全国高校及研究机构对中央苏区振兴10个重大课题进行研究。

“老区既然已经出现了地理的边缘化,就更不应该出现政策的边缘化。”林健雄认为,与珠三角发达地区相比,老区本身就缺乏资源禀赋,需要得到项目、资金、政策的长效支持。

事实上,以老区超常规发展解决区域不平衡问题,甚至解决全省经济内生动力问题,正是江西尝试的思路。一位江西的官员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当前苏区建设在江西省具有很高的战略地位,江西希望以此为抓手,借此摆脱区域发展不协调,开辟出欠发达地区发展的新路径。

南方日报记者研究发现,在过去,像赣南苏区这样的革命老区常常被视为落后地区,无论从国家层面还是地方,对于这些地区的开发主要形式为扶贫开发,通过输血的方式“救济”当地经济社会发展。

说起大埔的发展思路,县委书记林健雄侃侃而谈,从生态立县到绿色崛起,从陶瓷产业到路网建设,每一套背后都是严密的逻辑支撑。

从地图上看,广东的老区也主要集中在粤东西北13个欠发达市,正是长期以来区域发展不平衡的“洼地”。因此,“老区富起来了,广东的区域发展不平衡就解决了”,成为一些熟悉老区情况的人之间的共同认识。

“但江西就大不一样,中央层面的《意见》中,专门凸显瑞金一个地方的相关内容就有14条,更不用说赣州全市可以享受到诸多优惠政策了。最重要的是享受西部政策一项,便可得许多便利。除此之外,江西省层面的配套政策更是多如牛毛!”

与广东沉寂的老区不同,同样边缘的赣闽老区,为何在两省能成为撬动区域发展的杠杆?为何能赢得中央支持成为全省发展的新契机?尽管广东的老区现在依然静悄悄,但见贤思齐。在全省狠抓区域协调发展的大背景下,广东可以在其中收获怎样的启发与反思?又何以在其中探寻新机?

如今,赣州市通过《意见》执行了西部政策,福建省内原中央苏区通过《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海西意见》)参照执行西部政策,独剩广东苏区“望眼欲穿”。

连建文之前任大埔县党史研究室主任,在当时从省府办公厅来挂职的副县长梁松的带领下,通过一系列努力,使大埔最终受到中央党史研究室认可成为中央苏区县。同大埔的很多政府官员一样,原中央苏区地位成为他们对于大埔发展的重要寄托。

很少人知的是,广东的老区远远超乎一般人的印象。根据2010年统计的数据,它分布在全省21个地级市、96个县(市、区),其中土地面积占全省面积的40%,覆盖人口接近全省户籍人口的1/3。但与此形成鲜明倒挂的数据是:2010年,占全省老区人口总数90.7%(2163万)的梅州、河源、韶关等13市的生产总值只占全省的24%(10951亿元)。

随后,广东与江西两省政府上报了国务院,请示由国家组织编制相关规划,将赣闽粤三省原中央苏区地区经济振兴、社会发展纳入国家战略。

但林健雄也有无奈:先天的缺陷给大埔的发展带来了桎梏,地处偏远、资源匮乏、缺乏依托。这些成为制约大埔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,也使得大埔的诸多经济规划一直推进得力不从心。

老区,在现代人的意识中成为了一个边缘化的字眼。它象征着红色、落后和贫穷。但如今,国务院《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的出台却释放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信号,老区发展亦能成为国家战略,老区建设亦能成为经济主流。

升级传统老区发展观念,借助政策打造“发展高地”,似乎成为最快速又可行的方法。

如今,江西、福建的苏区建设干得热火朝天,广东的老区如何抓住机遇,确实也让人心急。

事实上,江西、福建很早就为争取苏区资金、项目、政策不遗余力。2011年,在一次对赣州、龙岩的考察学习中,连建文发现,那时两地的苏区气氛就非常浓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中央有关部委传达的信息是,广东一直以来都是富裕地区,财力雄厚,本省的问题可以自筹解决。

以老区为抓手,上下有支持、左右有照应、前后有镜鉴,易达到、是可行、能成效。以老区为抓手,不仅是对我党红色血脉的继承和坚守,更是“先富起来”的广东在社会主义发展新阶段,用市场经济方式对于“共同富裕”的新突破、新探索、新延伸。

以大埔为例。最近几年,大埔能享受到的关于苏区的所有政策加起来只有三个方面。中央层面仅一项:中央财政2002年开始每年拨给广东7个苏区县(市)共1亿元的补助。省层面有两项:一是省直有关部门在其分管领域对于大埔的适当照顾。另外是省财政从2010年开始每年安排大埔的转向补助1000万元——但该项补助一定三年,今年结束后能否继续目前没有消息。

“但不能据此说广东就没有关注这个领域,事实上,这套《意见》的出台,跟广东有很大关系”。大埔县发改局局长吴启兴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早在2010年,广东省发改委就有了振兴苏区的想法,于是连同江西、福建三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就筹划推动国家编制《赣闽粤中央苏区振兴规划》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,形成了共识。

在大埔县政府人员的名片背面,印下了“中央苏区县”“中国小吃名县”“全国平安建设先进县”“中国最美的小城”等14个头衔——可以感受到这个边陲小县对于发展的渴望,但却也透露出一种无奈,需要在这么多定位中找到生存发展的路径。

根据2010年统计的数据,它分布在全省21个地级市、96个县(市、区),其中土地面积占全省面积的40%。阴影部分为革命老区。

虽然通篇是以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开头,但很多针对性措施直接点名赣州

现在,救济式扶贫已不能满足需要。通过项目式扶贫强调整体协调发展,改善区域发展不均问题,已成为新的趋势。

在广东轰轰烈烈的30年经济建设中,老区似乎被放在了被人遗忘的边缘,边缘得很少能在公众视野里看到它的痕迹。由于其所代表的落后、贫困意象,也似乎不能与代表富裕、发达的“广东”二字并肩而存。

“原来区域发展国家战略更多地放在沿海、沿江和沿边地区。”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,这几年,国家的区域发展越来越倾向于均衡化,即使在中西部区域内部也越来越注重均衡发展,更多地把中西部的革命老区、欠发达地区上升为国家战略给予扶持。

“我们最早向省里申请,希望向中央要求粤东的苏区也能享受西部政策,但到现在依然没有结果。等于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。”吴启兴向南方日报记者感叹。

南方日报记者在江西了解发现,《意见》中的多数政策只是纲领性意见,具体的实施,江西各地方需要再跟中央、国家部委进行对接。为此,不少县市专门成立了振兴办。

就在记者采写这组报道之时,遭遇的种种情形亦能说明一切:搜遍了过去2年广东范围内关于老区的新闻报道,加起来篇幅不超过50篇,而这其中还极少见全省级别的报道;四处查询广东老区的总体情况,但被尴尬又抱歉的告知最近的一次数据统计在3年前;深入到老区采访报道,当地的民众、官员几乎是满怀感激的迎接每一场采访。

梁松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当年他决定争取大埔的中央苏区县地位,就是受到福建的触动。2009年甚至更早,福建就向中央提出,闽西原中央苏区参照执行西部政策,这被视为利用政策优势改造老区的创举。随后,这一政策在《海西意见》里得到了国家的支持,闽西原中央苏区借此腾飞。

当前,全省上下正鼓足了气一心谋发展,区域协调发展成为广东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,也成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。既然老区与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重合度如此之高,既然老区的问题也是扶贫开发的问题,也是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,为何不以老区为抓手,以扶贫开发为依托,发动起粤东西北地区超常规发展的新引擎?